South木鬼

全职厨盗笔厨,伞修、卢刘、黄乐(噫就是萌冷cp了不服憋着哼唧!)渣画技渣文笔,不嫌弃的话欢迎勾搭!勾搭!勾搭!

【黄乐】暗潮(五)

【5.0

黄少天在敌窝儿里待了一天,暗戳戳的感觉跟待在养老院差不多。

阳台窗帘自然是紧紧拉着的,张佳乐把花摆在书房的窗台上,一摆就是一溜儿。

如果不是现在“寄人篱下”行动不方便,就凭冰箱里的饮料,橱柜里的零食和泡面书柜上的游戏碟,黄少天简直想放肆地笑出声:这简直是天堂!

然而最遗憾的是,卧室那台酷炫狂拽的高配置电脑,在他来的第一个小时就被张佳乐毫无人性地封为禁地。

百花缭乱那个畜生拿着厨房焕然一新的菜刀抵着被五花大绑的黄少天的脖子,威胁道:“瞅见那台电脑了没,我可提前告诉你了。”

他把菜刀拿开了一点,掂了掂刀把换了只手拿着“那可是我老婆!你敢动她试试!”

黄少天一脸看智障的表情,然后琢磨了一下,小心翼翼地问:“那么那一柜子游戏碟呢?可以动么?”

只见百花缭乱就沉了脸:“那是我妃子,你想都别想!”

于是黄少天只得屈服于敌人的淫威下,接受了只能看不能玩的现实。

张佳乐看着地上的大型柴柴,满意地收起了菜刀。

“你盯着地板看很久了,是不是觉得它很可爱?”

黄少天没有反应过来,啊了一声。

“今天晚上你就睡这吧。”说着某人把黄少天手上的绳子另一头绑在了卧室门把上。

“!!!”

我去你大爷的百花缭乱!

虐待俘虏小心我把你告上联盟!

去他喵的小鱼干儿!


【5.1

蓝雨自然是将黄少大头牌的惨状看在眼里的,可那厢王队在抿了口茶后才悠悠然开口。

“无妨,黄少自有他的命数。”

命数?被黄少天厌弃的食堂三号窗厨师不屑一顾,说的那么文艺,意思都一个样“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然后回头继续切秋葵。

黄少天自然是不会知道世间这般人情淡薄,他正努力地争取自己睡床的权利。

张佳乐瞥了一眼渐暗的天色,在自己床边打了个地铺,嘴里还嘀嘀咕咕说着什么——黄少天在他低下身子整理被子时就只听到一句“果然我还是一个善良心软的五好少年啊。”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黄少天咬牙切齿,真是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晚饭黄少天倒是尝到了张佳乐巧夺天工的泡面技巧,至于里面有没有下毒什么的,吃饱了再说。

想着又期期艾艾地抬头“还有泡面了么?”

张佳乐只想把碗糊他一脸。

这尼玛养个俘虏浪费我的存粮!

关上灯时,黄少天躺在略微硌着背的地铺上想:百花缭乱这对待俘虏简直五星酒店般的享受。只捆个手脚什么的分分钟就可以弄断掉,趁他睡熟就可以对他那一柜子妃子,不对,游戏碟下手了。

黄少天在心里给自己点了个赞。

背后张佳乐的声音幽幽传过来浇灭了他的幻想。

“别妄想乱跑哦柴柴,你可是不知道陷阱在哪里呢。”

......哦。

我去你妈的。

虐待俘虏!只给俘虏吃泡面!还捆住手脚只让睡地板!

张佳乐如果知道柴柴的一系列心理活动,只怕是会回他一句:

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狗。


【5.2

黄少狗从睡梦中醒过来时,耳边充满了各式提示音。张佳乐正坐在电脑前看他的监视器。

打了个呵欠引起某人的注意后,黄少天就一脸“来伺候朕更衣”的表情瘫在地板上。

张佳乐呵呵一笑,指着厨房的方向说“乖柴柴,厨房有米粥,自己热了喝。”

黄少天觉得自己很有素质,但是有素质到现在也是没谁了。

于是他忍无可忍无须再忍。

“我说百花乱乱!你看我现在起的来么?”说着抬手示意他看被捆住的手脚。再开口“还有你家狗会自己跑去厨房热饭再自己盛出来吃么???我不叫柴柴你特么是从哪来的灵感给我起了如此别致的外号?”

张佳乐不紧不慢地在键盘上敲打了几下,把界面换回到某知名弹幕网首页,黄少天遗憾地收回自己落在电脑屏幕上的目光。

“我听说过你,夜雨声烦。那不叫柴柴了叫烦烦吧。之所以之前叫你柴柴嘛,我都说过啦你的发色和我家柴柴很像嘛。”

黄少天翻了个白眼,你根本就没有养狗吧!

“行了!现在我家狗就可以自己跑去厨房热饭吃饭了。”张佳乐把黄少天拉起来,又坐回了电脑桌前。在黄少天聒噪的“论谁是你家狗”的议论声中挥了挥手“顺便给我带几包零食和酸奶来!今天动漫更新!”

黄少天从门口探出头来,一脸惊奇“你看哪部动漫?我也追番的!”

于是两个同好就扎堆讨论了半天“啊这个番我看过!”“诶这个番画质精美竟然是个基番

!”之类的话题。

最终这场无休无止的同好交流会在黄少天的肚子惊天动地的抗议声中落下了帷幕。

黄少天的肚子:妈的智障,见色忘义。


【5.3

——你干嘛总是抱着把伞?

白大褂转动着手中的钢笔,撑着脑袋问对面的人。

——你管这个干嘛?

黑发男子不动声色地把伞往怀里带了带。

——好奇一下喽,总比我们又是沉默一天来得好。

白大褂笑得狡黠。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这好像是我的私事。

黑发男子这些天来第一次露出如此正经严肃的表情,连嘴角笑容都退了去。

——诶呦,说不定我能帮你看看呢?那是把机械伞不是?

白大褂停下转笔的动作,笑容不改地看着眼前刺猬般的人。

——毕竟我没记错的话,你前几天刚从某位手里坑到我的机械维修预约票。

白大褂又转起了笔,微笑着等对面的人妥协。

——......是你?

黑发男子似乎是有点惊讶。

白大褂继续微笑。


黑暗却又一次结束了这次对话。

暮色悄然降临。

——————————————

有些人虽然活着但他已经死了,比如我。

有些人虽然没有生命但它长存于世,比如我还未完成的作业。

【冷漠.jpg】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