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th木鬼

全职厨盗笔厨,伞修、卢刘、黄乐(噫就是萌冷cp了不服憋着哼唧!)渣画技渣文笔,不嫌弃的话欢迎勾搭!勾搭!勾搭!

【黄乐】暗潮(四)

【4.0

一个砖块又一个砖块,一棵大树又一棵大树,一根电线杆又一根电线杆,一条街又一条街。

张佳乐哼着歌把寻狗启示贴满了这人群不密不疏的三条街。

夕阳将他提着胶水桶的背影拉的很长,一个人的影子。

黄少天晚上的时候又逛了一圈那条街,一斜眼就瞟到了四个鲜红鲜红的大字:

”寻狗启示“

可以感受到来自主人的怨气了很好很好。

不对这狗真眼熟。

这不是百花缭乱下午糊我的那张照片吗?

不对啊,地址也好眼熟......

哦,九号楼,百花缭乱旁边那栋楼。五楼,和百花缭乱一层楼。

等等这不是那个很不严谨天天视奸对面屋子的潜伏狗么?

再往下看看,我的妈呦这赏金!一万!

哦还没有我一次工作挣得多。

不对重点不在这里!

这看上去......有问题啊卧槽。

于是张佳乐把这么一个明显又难做的问题抛给了对方。

干!还是不干!

当事人张佳乐此时却是坐在家里啃自己买的食物。

吸溜着手里的可乐,另一只手也不闲着,从超市的大袋子里掏出一袋面包。

电脑终于不再是工作的工具,里面正放着某热播动漫。

这样的生活真是惬意!

张佳乐感叹道。

他决定惬意到把今天买的零食吃完。

然后他歇了个三四天,在第四天的时候,他被隔壁九号楼的惨叫从醉生梦死的幻想乡中拉回了现实。

那么计划就继续进行吧。张佳乐摘下耳机,无所谓的想。

【4.1

九号楼五楼的房客最近一直被骚扰。

总是有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人抱着狗来找他认领。

在他终于忍受不了想要找物业投诉时,就被一个黄毛找上门了。

——请问,这是你的狗么?

黄毛抱着一只狗,对只打开了一条门缝的房客说。

房客翻了个白眼。又来了。

就在他开口想要再次重复一遍他并没有养狗更不可能丢狗这个事实时。

黄少天找准机会把门撞开,扔了枚闪光弹进去。

房客猝不及防被撞倒在地,一抬头便是刺眼的白光。

黄少天虚掩着门挠了挠怀里柴犬的下巴,听着门里的惨叫声,计划下一步。

被现状麻痹的神经很难躲过突发的危难。

百花缭乱就是这个意思,所以不管来管闲事的是谁,这个房客都保不住。

也许他早料到来的是黄少天。

不过也没差,黄少天掺和进整个事儿也就是来凑个热闹。

经过短暂有效的逼问,房客供出了背后主使,就被黄少天扔进了蓝雨的小黑屋不管了。

雀占鸠巢的黄少天开始搜查这间昏暗的屋子。

这还真是一个简单明了的监视据点,必要家具是一个不少,多余无用的点缀是一个都没。

这让享受生活的黄少天失望了一小下。

被窗帘遮挡住的窗户微微透着点光,窗帘上的花纹挺好看的。

黄少天比较喜欢阳光,于是他拉开了阳台的窗帘。

九号楼阳台可以看到八号楼阳台。

这个百花缭乱思绪堪称凌乱,给黄少天的感觉就是对方简直应该是个猴子。

比如此时。

对面的窗户上多了一盆葵百合,花语胜利。

黄少天不意外。

既然百花缭乱知道他家对面有潜伏者,那就一定对这里的监控更加注重,发生了什么他自然是知道的。

现在他表现出镇定自若的情景,就说明一切都在他的计划中缓缓运转。

那就更加不能按部就班照着他的剧本继续走过场了,黄少天对着那盆花比了个中指。

那就搞出点意外吧。

【4.2

张佳乐这几天一直在等,等得坐立不安的。

石不转问他等什么,他回答说:等人来找我玩。

石不转回了他一串省略号就由他去了。反正现在一切尽在掌握中。

然后在一天午后,他终于等到了门铃声。

门一开,黄少天就看见了张佳乐大大的笑脸,还一手拿着psp一手拿着螺丝刀。

黄少天抱着箱子的手僵了僵。

“您好!请问有事么?”

“啊,你有快递要收啊!”

“诶那谢谢啦!签字签在哪?”

“呃,我我我没拿签字的单子。”

黄少天有点懵,一般这种时候不是听到是送快递的而自己有没有快递就开始警惕么?

不按套路来啊!剧本拿错了吧!

就在张佳乐伸手要将箱子抱过来的时候,黄少天突然抓住了他手中的螺丝刀。

张佳乐皱了下眉又迅速挂上笑容。

“怎么了么?”

“你就是百花缭乱吧,不要轻举妄动,我手上有炸弹。”

黄少天示意了他手里的按钮,他终于忍不住了,于是先发制人地......暴露了自己。

“哦?炸弹啊。”张佳乐好整以暇。

“我手上的螺丝刀是自己设计改造的枪,子弹进入体内高速旋转然后爆裂。你看是你按按钮块还是我扣扳机快。”

最终黄少天还是成功地登堂入室了,虽然和他预计的身份不太一样,但好歹是完成了最终目的不是么?

【4,3

——嘿,你睡着了么?怎么不吭声?

最终白大褂受不了这一室的沉默开口了。

——......

黑发男子没有回答。

——不是吧,还真的睡着了。

白大褂站在黑发男子面前,弯腰端详他的眉眼。

——你呀......

他注意到睡着的人怀中紧抱的机械伞,愣了愣。

【怎么这么固执呀。】

他伸手要触碰软金属材质的伞面,却突然收手。

——醒了?

白大褂一抬眼就撞上了男子警惕的黑眸。

看着被他更加用力怀抱的伞,笑了笑。

——我到底什么时候可以出去?

黑发男子见他并没有攻击的意思便慢慢放松了紧绷的脊椎。

——神经突然紧绷对大脑不好哦。

白大褂笑眯眯的,毫不掩饰的转移话题。

——......

室内依旧沉默。

直到夕阳最后一抹光辉从窗台上跳了跳,漆黑一片中有人似有似无的一声叹气。

——————————

【迷之画风】成就达成 √

【两队成功会师】成就达成 √

【成功没有接受语文辅导】成就达成 √

评论(3)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