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th木鬼

全职厨盗笔厨,伞修、卢刘、黄乐(噫就是萌冷cp了不服憋着哼唧!)渣画技渣文笔,不嫌弃的话欢迎勾搭!勾搭!勾搭!

【包罗】深渊将落满日光(上)

西方魔幻设定四十题

1.深渊将落满日光

   [包罗]
然而我根本不知道西方魔幻是怎么写的_(:з」∠)_一切都是我瞎编的但愿不要太崩这个世界观(跪)

         西北的戈壁大漠,静默了几个世纪。作为最荒凉的地域,魔兽四处游荡的“无人荒地”,只有一些不怕死的商贩会途径此地,为繁华大陆的居民带去寥寥几笔的消息。到最后,也不过是茶余饭后谈笑的话题罢了。

        秋季是魔兽交战的旺季。魔兽不同种族之间会争夺领地以提供冬季短暂休憩的场地。

        在兽类狂躁的吼叫声中,不会有人注意到那细微的声响,宛如春笋破土一般。也不过是惊走了几只舒服地趴在土上的蜥蜴。

        一道深渊毫无征兆的出现在地壳表面,蜿蜒着像是一条狰狞的伤疤,横亘在大漠中央。

        没有人发现。

        当第一片雪花落下来时,大漠迎来了冬季的第一批客人。

        包荣兴一队人从大漠东南入口进入。一队临时组成的佣兵队,彼此还不相熟。而兴欣研究所急需的魔兽晶核使他们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下进入“无人荒地”。

        然而十几天过去了,疯狂的暴雪与魔兽的袭击使他们失去了大部分同伴。所以当他们面对这壮丽的深渊时,只能以四个人的渺小存在对这磅礴的景观表达内心的震撼。

       “嘿!想不到荒凉的戈壁上也会有这样的……” 

        雪已经停了,广阔的大漠一望无际的白,眼前深不见底的裂缝徐徐地溢出一些雾气,被渊下有些奇幻的光芒渲染得愈发神秘。

       “下面可能会暖和点,你们看,有水蒸气。”四人中一个有点学问的家伙说。

        被冻得瑟瑟发抖的几人眼前一亮,包荣兴顿时来了精神 “那还等什么?快点下去呗!这种地方会不会有温泉啊?好想泡温泉!”话音未落就已经从包里抽出麻绳来。

       大家习惯了这包荣兴跳脱的思维方式,也就见怪不怪了,纷纷拿出绳子,寻找坚固的地方绑住。

        峭壁着实难爬,再加上因寒冷天气而结冰又或者温度差而化成水的地方,可苦了这几人。没有人说话,只有包荣兴自言自语的声音在耳边回响。

       “诶,你们看,那是什么!”大家往包荣兴指的地方看去,只见一个巨大的鸟巢,就那么静静地待在阴影覆盖的崖壁上。很难被发现,谁知到包荣兴这家伙是怎样看到的。

        原先说有水蒸气的人推了推眼镜,眯眼向那个方向眺望。随后神色严肃道:“快走!那是巨型秃鹫的巢穴!它的屋主一定在附近。”

       黑暗中,一声凄厉的尖啸响起。窥视已久的猎人在猎物慌乱的一瞬间就发起了攻击,有一人闪避不及,眨眼间身体已经被利爪撕扯开来,血喷撒在崖壁上,好不艳丽。

       又折损了一人!余下的三人惴惴不安。

       秃鹫,食腐肉。但在这大漠之上,寒冬之时,怕是吃不到所谓的腐肉。可怜的尸体,不一会儿就被冻结成冰块了。于是秃鹫也很无奈:吃不到腐肉,那就换换口味吧,新鲜肉怎么样?

      秃鹫先生看起来很想试试新口味,这从它刁钻的攻击角度和锲而不舍的骚扰上就可以看出。

      幸存的三人连自己都顾不上,哪还管得上所谓的队友。子弹击不穿秃鹫厚重的羽毛;一个只会治疗的医师可以干什么?你说包荣兴?拳脚功夫加上板砖,抛沙之类的猥琐攻势……这么不靠谱的队友你要不得。难道你指望他扔几个砖头把这破鸟的仇恨值拉走,引它近身再给它来几拳?这是活得不耐烦的表现。首先体积的差异就是一个很严肃的问题,更不必说这还是在险峻的涯壁上。

        没人想与这体型巨大的禽鸟相纠缠。医师扔了一小包医疗用品给身边躲避攻击的包荣兴。一个指令。包荣兴立刻割断绳子,纵身跳下深渊,任凭厚重的雾气掩盖身影。

        背包侧边的口袋中是降落伞,没人知道兴欣为他们准备这个干什么,平坦的戈壁根本用不着降落伞吧。当他们整理背包时,发现统一发放的装备中,有许多不需要的东西。没有质疑的声音,作为一个优秀的佣兵,不会去对雇主的决定提出疑问,他们自会处理一切突发问题。

       不过降落伞确实派上用场了,至于为什么现在才用……这件事情只能说是“服从上级指挥”。

       仅剩的三人中,也只有包荣兴有降落伞了。医师因为要负担医疗用品,将一些装备交予他人保管,但一些必要的防身用具还是随身携带。保管者却命丧魔兽口中,连同装备一起进了魔兽的肚子。另外一人嫌负重大,扔掉了几件他认为并不重要的东西,所以这家伙现在只能乖乖等死。

        下落的过程中,包荣兴眼睛一眨不眨地打量着四周。他发现原本宽敞的涯壁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向内收拢,但对于人类来说还是非常富余的。他可以感受到风的流速与流动方向渐渐发生改变。他猜测,快到深渊底部了。

        当包荣兴发现视野里多出了一个白色小点时,感动得都要哭了。这意味着快要到达渊底了,他不用再这样往下掉了,包容兴这么想着不由得睁大双眼,想看清那白团究竟是什么东西。

        当包子的眼睛开始有些酸疼的时候,他发现……

        那白团看起来毛绒绒的躺上去一定很舒服!

        随着他们间距离的拉近,包容兴发现那白团是一只魔兽。犬类,但不是一般的犬。巨大的身躯和锋利的爪子,无一不彰显着这是一只被注射了魔兽基因的变异犬。

        这几天的遭遇让包荣兴深知这种生物的攻击性。他果断甩掉降落伞,抽出匕首卡在身边的岩缝中。好在已经离地面很近了,包子打算直接跳下去并且不打扰到魔兽。

       但是很可惜,包荣兴还是惊扰到了犬类的美梦。

       巨型犬被降落伞笼住头,因为呼吸不畅而不高兴地转醒。

       包荣兴一头冷汗,突然就想起了前辈的提醒:装备不能乱扔,就算是用过的也是。随地乱丢垃圾遭雷劈。

        他下意识抬头看看有没有乌云飘过。

        白犬烦躁地用爪子撕扯罩在头上的可怜“垃圾”,包荣兴趁着这个机会轻巧地跳下。

        一声炸雷在他原本待着的地方炸开,一道浅坑精准地将他留在山体上的匕首刻痕掩盖。除去因为震动而抖落的碎泥块,刚刚好是一个直径为匕首宽度的圆形。

         这个落雷的攻击顶多使人麻痹不得动弹。包荣兴瞥了眼自己手中的铁刃。
  
       “你是什么人?”
        
        不远处传来声音,似乎还带着因为跑动而急促起来的呼吸声。

——TBC——

先说好了不是坑哟(。・ω・。)ノ♡
既然说好了…(。・ω・。)ノ♡
我们几个月后再见(๑•ี_เ•ี๑)
【然而根本不知道会不会有人看orzzz】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