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th木鬼

全职厨盗笔厨,伞修、卢刘、黄乐(噫就是萌冷cp了不服憋着哼唧!)渣画技渣文笔,不嫌弃的话欢迎勾搭!勾搭!勾搭!

【黄乐】老宅—番外

严重ooc严重ooc严重ooc
以上是提醒,太重要必须三遍!
_(:з」∠)_

黄少天并没有思考太久,随手按了个雪碧。这个地方有些偏僻,路旁却突兀地立着这台自动贩卖机,他不得不担忧一下雪碧还在不在保质期。

然而他又掏出了几枚硬币,不一会就拿了两三罐啤酒在手上。啊啊,管不了那么多了。从早上到现在也就只抽了根烟他现在感觉胃部很不舒服。

于是就出现了这么一个极其傻逼的场面:城郊那一段路上的自动贩卖机旁一个身影坐在地上,还不住地灌着酒。至少能有一种虚幻的饱腹感?黄少天这样想着。

这样的情况经历多了也就反应平平了,当年他一把火烧了老宅时也没喝到这么胃疼过。晃了晃手中最后一罐啤酒,还有二分之一的冰凉液体在撞击铝制金属罐壁时会发出很清脆的声音。但他也没法用语言形容那种听觉上的享受。

黄少天发神经一般地举起罐子晃了晃。吐字清晰,嘿乐乐,听着了没?这种声音?

张佳乐靠在贩卖机上,很是无语。踢了脚边的小石子,“咣当”一声把黄少天堆在一旁的空瓶子撞倒。

喂喂我说,都10点了?你还不回酒店?这个点,这鬼地方,不可能有车的。张佳乐不耐地抓了抓头发,用脚尖点了点前方坐在地上的人的后背。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黄少天一口干完那二分之一的不知道过期了没的啤酒。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一副懒散的样子。

诶呦乐乐你还是闭嘴吧,就是因为你下午出来的时候乌鸦嘴我们现在才这么苦逼地坐在路边喝这大概过期了的东西啊。这你要是再逼逼下去说不定咱就可以准备准备靠着墙角将就一晚上了。

伸了个懒腰,黄少天倒是满不在乎地四处走来走去的,大概已经开始找打地铺的地方了。

好吧好吧,我见到后座那个家伙的时候他正蹲在墙角逗蚂蚁呢,说实话这大晚上的突然在墙角看着个影子也是挺惊悚的。仔细看才发现是个人,听他巴拉巴拉一大堆我也就懵着脑袋明白了最后一句话“嘿小兄弟这么晚了咱碰着也是缘分,要不顺便把我们带回城吧?放心车费不会少的。”

这话说的,虽然我不是的士司机吧,但好歹也有作为公民的善心吧。我摆了摆手说,上车吧。

这个奇怪的乘客朝不远处挥了挥手,转头拉开车门钻进了后座。过了大概十几秒才又关上了车门。

我这才有机会问问这个看起来像是流浪者的家伙——尽管他身上的衣服整洁干净也没有蓬头垢面,但那是一种给人一眼就能产生一种“啊他是一个流浪者他的身上一定有很多故事”的感觉。好了我继续了,我这才有机会问问这个年轻的流浪者,小哥听你口音不像是本地人啊?

嗯,老套的套话台词。不过也是很能消除距离感的一种自来熟的问句。

果不其然,那人很痛快地承认了,但是很快我就开始后悔问话了。卧槽太可怕了,我感觉我又恢复了刚才听他说话的那种懵逼状态。于是我紧盯前面的路程借以忽略他的滔滔不绝。

我也不可能完全就像进入无人之境那样,他的话语还是顺着空气传过来了一点。于是我注意到,他的讲诉中有一个出现频率最多的词,“我们”。

挺正常一词,但他是独身一人,用这样的词就有点匪夷所思了。我偷偷从后视镜里往后瞟了几眼,也没发现什么异常。

很快……我好像,看到有些怪异的地方了。这个话多到让人想要打死他的乘客,正拿着相机对着座位另一边展示着。不仔细看还以为他是在翻找照片。

发现了这些后,其他诡异的地方也逐渐明显起来了。我这才发现他一直以来的滔滔不绝貌似不是对我说的,而是对他的话语中那个叫做“乐乐”的人说的。

诶呀这一分神才发现快到拐角了,我赶紧踩下刹车。后座的人因为惯性惊呼了一声,我默默在心里补了一句活该。

我说了抱歉,借着这个空又开始问,和你一起的那位呢?听你一直说你们两个的。那人揉着额头,啥啊?你说张佳乐?

我不动声色地应了一声,张佳乐这么文艺好听的名字,这姑娘一定很漂亮吧。然而突然爆发的笑声还是吓到我了。

后座的一手撑额头一手挥了挥空气,啊呀啊呀这不怪你毕竟这个名字确实像女孩子,不过你真的以为扎个辫子就是女孩子么?说着,他还勾住身旁那个“人”的肩膀。

我当然看不见他身边有个鬼的人啦!只不过他的动作姿势太像身边有个人了。

吁——当时啊!吓得我都汗毛直竖嘞!

旁边的同伴问我,诶!那后来呢?

后来?你说啊我还敢带着他们么?当时开了车门就把人踹了下车!啧啧,老子当时那叫一个帅啊……

黄少天趿拉着步子,乐乐,你又把人吓跑了!还没等张佳乐反驳些什么,他又机关枪般的开口了,啊,又是要走回去吧!知不知道老子有多累啊!烦死了烦死了!

张佳乐调出地图,拍到黄少天鼻子跟前,我说烦烦啊!你还是男人么?就这么点的路程你跟我抱怨?

切,你当然不累!黄少天很是不屑的切了一声,有本事你试试11路回去?真的该考虑给你弄个载体了!

呵呵,要不你乐哥安装到你电脑里?张佳乐无所谓状,顺便帮你吧某些可爱的大姐姐删了?

黄少天也无所,谓删吧删吧,爷几年前看的了,现在又不是毛头小子了。

插科打诨了半天,嘴上不停脚下也不停,俗话说撕逼几分钟,行路更轻松。果然像乐哥说的那样,也不过一个小时的路程罢了。

张佳乐你坑爹呢?!说好的就一点路程呢?黄少天鞋子一蹬就滚进了被窝里,一边陶醉一边对张佳乐进行语言攻击。

旅馆准备的东西也算是面面俱到,张佳乐开了电视连接上就享受起游戏的乐趣了,黄少天倒也不介意半个身子吊在床外边,揪着张佳乐的辫子玩。

诶,乐乐,黄少天语气兴奋,要不要给你找一个身体?

张佳乐从他手中抽回辫子,不用了。这样挺好。

诶诶诶?这样么?可是要是做的时候被外人看到,还以为我是变态呢!乐乐你忍心你男人被人说是变态么?忍心么忍心么?

你本来就是变态!黄少天斜眼看了看屏幕上惨死的角色,不知廉耻地蹭了上来。

那算了——明天去哪啊?

继续向北走喽,然后过不了十几年就可以回到出发的地方了。

啊啊,还有那么长的路啊……

谁当年提着行李就走,现在知道累了?……

————————
啊哈,他们还要继续旅行。
你呢?作业写完了吗?【不怀好意】

评论(4)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