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th木鬼

全职厨盗笔厨,伞修、卢刘、黄乐(噫就是萌冷cp了不服憋着哼唧!)渣画技渣文笔,不嫌弃的话欢迎勾搭!勾搭!勾搭!

【黄乐】老宅—(下)

张佳乐慢慢放松了紧绷的肩膀,低头将桌面上被风吹的有些散乱的白纸整理好。黄少天看着那人的发旋,也沉默了。

说真的,黄少天本身不是一个喜好安静的人,在他除睡觉外的所有时间里,光说话就占据了60%左右。

可是即使再爱说话,再爱热闹,面对着一个不能说话的人,你只能听到自己的声音在嗡嗡嗡的响,相信没有人可以忍受的了。

黄少天回到二楼走廊,不管怎么样这里还是要打扫干净的,他不喜欢半途而废。

他盘算着在吃午饭前可以再打扫两个房间。

拖把和扫帚被放在楼梯口处,黄少天拾起刚才扔到地上的大塑料袋子,推开了左手边的第一扇门。

这是一个书房,书柜上满满当当的都是书籍和笔记。桌子上那种密封的文件袋,靠着墙堆成好几堆,其中装着的白纸,加起来可以以千计数。

黄少天听见身后的脚步声响起,似乎是在楼梯口消失了。他没在意,那个叫张佳乐的孩子也是有独立意识的,他虽然算是这份礼物的收件人,也无权干涉他的想法与行为。

黄少天自己也没有意识到,相比较他一贯的随性,这一刻明显是思虑太多了。若旁观,他的心里一定是最坏的情况,就像他说的“有个人陪也没什么不好的。”他也害怕张佳乐突然反悔,就这样走了。

说不上是什么感觉,黄少天这才将呆滞在一堆文件袋上的目光收回,打量起这个怪异的书房。

说到怪异,黄少天顿了顿,如果排除桌上那一堆文件袋的话,这里真是整洁的异常。

这种整洁不是指一尘不染,相反这座宅子的灰尘堆积量说得上吓人。而整洁说的是这间屋子的物件摆放,整整齐齐好像从没有人翻动过一样。

他极力想从记忆中翻找出有关于这间书房的一切,却只是模模糊糊想起一直上着锁的房门。

正想着,就听隔壁传来一阵器物翻倒的声音,他退出书房顺手带上了门。走廊上依旧空旷,远处大厅中,阳光斑驳在地板上,一切都美得让人想哭,却又那么的孤独,但隔壁房间的门是开着的,提醒着黄少天,刚才听见的响动不是幻觉,他不是一个人存在于这个空间。

隔壁是一间卧室,小时候少天很喜欢里面那张软软的床。

黄少天站在门口向里面张望。张佳乐站在衣柜前低头不知道在看着什么,他的右手还搭在柜门的把手上。

黄少天无奈,只得走到张佳乐身边。

张佳乐扭头看了他一眼,将手里的笔记本递过去。黄少天看着眼前蓝皮的厚笔记本,感觉头有点痛,打扫个房间都能碰上这么多麻烦事,也不知道是不是今天运势低,体质幸运E。

低头看了看衣柜前倒了一地的资料夹,他还是接过了面前的笔记本。

“我的制造者,也就是你的父母留下的,堆放得这么仓促,目测是没来得及带走。虽说这东西对任何人来说意义都不大。”

连笔记本的封面都没有来得及翻开,黄少天再次抬头,惊异地看着眼前的少年,“你的声源系统修理完毕了?”

“是的,显而易见。”张佳乐回道,黄少天注意了一下他的声线,很正常,很普通,不是什么机械音也没有夹杂着电流音,介于少年与青年之间的声音,意外的让人心安。

黄少天又看了几眼,张佳乐还是那种木讷的表情。鬼使神差的,黄少天用食指戳了戳他嘴角以上应该是酒窝的地方。手感还好,这种肌肤的触感太真实,声音和动作也是,让人看不出这是个机器人。

“你只有这一种表情吗?”黄少天试着开了个玩笑。

“你觉得这样看着不舒服?”张佳乐反问。

“也不是,只是如果你多一些表情,说话带感情,那样……嗯,会更像一个人。”黄少天自己都觉得这句话说的牵强。

张佳乐叹气,“我是个机器人,为什么要更像人呢?不过你这样说我也不用再绷着脸了。”说完抬了抬唇角,笑了出来。

黄少天没说什么,低头翻开笔记本看了起来。张家乐将衣柜里的文件夹,笔记本一类的东西整理好后,就径直走出了房间。

这本笔记好像是记录星象的,林林总总绘制了23种星象图以及一些不知其意的数字。

他合上笔记,揉了揉太阳穴,伸手想抽出几本文件夹继续研究。

“剩下的没有什么意义了,文件夹都是空的,倒是笔记本里有你父母的日记和信件。”水桶与木地板轻碰,发出细微的声响。

“也是,本来我来这就是要打扫房间的,这些东西确实也没有什么意义。”黄少天将笔记本放回柜子里,耸了耸肩。

张佳乐递过来一个鸡毛掸子。

黄少天觉得这画面略怪异,张佳乐这简直是老妈子的形象。然后?呵呵,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张佳乐看着黄少天笑得要抽的样子,忽然很想就这么把鸡毛掸子摔过去。

两个人打扫起来确实快很多,不到一个小时就将最后三个房间打扫干净了。

才十二点,张佳乐看着摊在椅子上的黄少天。

啊啊,我饿。黄少天揉了揉肚子。这里也没有做饭的材料啊,所以说还要跑很远喽。

宅子建在郊外,离市区有一段路程。当他们吃完饭往回走时,已经是下午四点了。

黄少天还买了一大堆零食,说是打扫完宅子,庆祝一下。可是一袋子人类的食物,张佳乐完全是围观群众。

屋子附近很空旷,黄少天干脆就把车子停到了门口。打开后备箱,里面整整齐齐的摆放着睡袋,被子和枕头之类的东西。

黄少天招呼着张佳乐一人抱被子一人抱枕头就上了二楼,他记得书房有一张挺大的床,就放在屋子的右侧。书房的左侧天花板,是斜着往下的,上面开了整整一斜面的天窗,玻璃窗户阻碍不了人们探究的视线,大大方方的将屋外的天空展现出来。

把被子往床上一扔,黄少天满意地拍了拍手,环视四周。这间屋子他特意打扫得很干净,里三层外三层的用抹布擦了两遍。

张佳乐上午就把桌子收拾干净了,密封袋啊白纸啊都堆在角落里。这才给了黄少天现在泡方便面的地方。

张佳乐就那么抱着枕头盘腿坐在床上看黄少天吸溜面条。现在是晚上六点,天正慢慢的黑下来。

当黄少天吃完方便面,并将纸碗扔进垃圾桶在一片黑暗中与张佳乐对视时,已经晚上八点了。

天窗外那一片天空蓝的近乎黑色,远处的一小片被城市的霓虹灯映照的发红。但这并不影响天窗中的这一片夜空,就像喧闹声并不影响屋子里的宁静一样。

屋内安静地只能听见他自己的呼吸声,张佳乐示意他看窗外。天窗将夜空呈现在他们眼前,若隐若现的繁星,没有月亮,也亮得叫人向往。

黄少天看呆了,这不是他看过的第一片夜空,也不是最美的夜空。但以往都是他一个人去欣赏,而这次有张佳乐在身边陪伴着。

让他感觉自己不是一个人存在于这个空间。

张佳乐盯着他眼睛里闪闪的星光,低下头去,手放在口袋里攥紧了那张,最重要的纸。他只能用最重要来形容这张纸。

黄少天是自由的,他不会为任何一个人停止他追逐自由的步伐。所以张佳乐不会自私的去要求他什么。

松开手,他若无其事的甩了甩低马尾,任凭脑海里“低电量警告”的巨大声音吞噬他的意识。

这样也好。

————END————

因为少天的父母知道怎样给乐乐充电,可是他们便当了_(:з」∠)_所以没有人知道乐乐怎样充电´<_`于是……………

评论(2)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