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th木鬼

全职厨盗笔厨,伞修、卢刘、黄乐(噫就是萌冷cp了不服憋着哼唧!)渣画技渣文笔,不嫌弃的话欢迎勾搭!勾搭!勾搭!

【黄乐】老宅—(上)

很久没有回到这套宅子了,黄少天也只是心血来潮想要把这里收拾一下而已。


不管怎么说,毕竟小的时候,他是和父母一起住在这里的,即使父母不在了,这里也是有很多童年回忆的。


父母去世之后,这套宅子就空置了很久。一推开门,漫天的灰尘扬起来,那种压抑的感觉挥之不去。


黄少天咳了好几声,才勉强适应了这种环境。


清晨的阳光还不是很强烈,懒洋洋地从窗口照进了宅子,屋里的一切都显得亮堂。零散的粉尘还在不急不缓地往下飘着,黄少天反手关上了木质的大门。


说实话,两层的宅子打扫起来是非常困难的。黄少天忙了很长时间,也只是将大厅打扫干净。


虽说家具都已经搬得差不多了,里面零零散散的就只有那些比较大的家具。但是对一个人来说,已经是非常大的工作量了。


黄少天也不在意,随手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滴,嘟囔了一句,就提起水桶向二楼走去。空旷的大厅把他的声音放大。


“一个人啊……真无聊。”


相比起一楼,二楼就显得有些杂乱了。有的椅子歪斜着,地上还散落着一些纸张和瓶子之类的东西。


黄少天随手从角落拾起一个大一点的塑料袋子,蹲下身将瓶子一个个捡起来。


最后一张椅子被他扶起,黄少天抬头向前看去,这尽头是一扇玻璃门,装饰成窗户的样子。


他还记得门那边的露天窗台,父母离开的那一天,他们正在为他庆祝生日。


有着充足阳光的下午茶生日,母亲神神秘秘地对他说,一个很棒的礼物,少天一定会喜欢。父亲在一旁笑着。


那时黄少天的愿望只是父母能多陪陪他,一个人的家让他无所适从。


他很期待这份礼物。


母亲眨了眨眼睛,继续道,晚上再给少天呢。说完用手指刮了刮小少天皱起的鼻子。


这个礼物没有如期送到他的手里。


因为父母被一通电话叫走了。


然后就一直没有见到了,直到他接到死亡通知。


再然后,他就离开了这个家。


现在,站在小巧的白色圆桌前,黄少天竟开始像当时那样期待这份礼物。


他犹豫着,在阳台的另一扇门前。


这个小小的储存室,会不会装着那个惊喜呢?虽然在他的记忆中,父母不曾向这个不透光的储存室里安置过东西。


黄少天还是推开了这闭合了不知多久的门。


储存室并不大,规规矩矩的长方体中,破旧的礼物盒占据了将近一半的空间。


礼物盒确实很破旧,最外层包装的彩纸已经开始腐烂,零碎地露出内层的咖啡色。不知道是因为受潮还是本身就是咖啡色的硬纸板,边边角角已经开始纸浆化了,摸起来黏糊糊的,让人感到反胃。


黄少天小心翼翼地拆掉彩纸,硬纸板仅仅是贴在内层的铁板上。


可能是起到吸附潮气的作用?黄少天这样猜想着,转而又摇了摇头,继续耐心地做手头上的工作。


麻烦的是,这个铁箱子好像是密封的。


也许是什么高科技玩意呢,话说如果是高科技这么长时间了会不会没电了?黄少天忍不住吐槽起来。会不会有按钮?


结果还真给他猜中了,一个不起眼的灰色按钮就那么安静地待在左下角,只要按下去,就可以将箱内的珍宝展示给观众。


已经到这种时候了,不按下去怎么对得起自己的好奇心呢?黄少天自嘲地想着,伸手按在按钮上。


“滴——系统启动。”


没有什么华丽的光芒,也没有酷炫的音乐,电子音浓重的声音用一句话宣告箱子中那个东西的苏醒。


黄少天跌坐在地,愣愣地看着箱子中紧闭双眼的少年。


“Z—026号将于30秒后启动主机,26号保护箱切断保护源与电量供应,于70秒后自动安全销毁。”


“滴,Z—026号启动主机,26号保护箱将于40秒后自动安全销毁。”


“滴,26号保护箱自动安全销毁。”


当黄少天回过神来,箱内的少年已经盘腿坐在他面前,他身后是化为一堆黑色黏土状的铁质保护箱。


少年见他回神,率先站起身来向他伸出手。


这个……是要拉我起来的意思?黄少天警惕着,自己爬了起来。少年没有说什么,只是默默收回了手向储存室门外走去。黄少天也没耽搁,拍了拍裤子上的灰尘,走了出去。


现在已经算是正午了,11点的阳光挺晃眼,从一个较暗的地方转移到大太阳底下,黄少天花了些时间去适应。


再睁开眼,虽然视野中还是有些模模糊糊的白,但他已经能看见少年格子衬衫的暗红色了。


少年就那么看着他拉开椅子,也坐在了白色圆桌旁。


桌上摆着几张白纸和一支笔,也不知道他是在哪里翻出来的。黄少天挑了挑眉。


少年还是沉默着,拿起桌上的笔在白纸上写了些什么。黄少天在一旁不动声色地观察着这个少年。


略微僵硬的肢体动作,连握笔姿势都有着说不上来的别扭。少年连续调整了好几次,最后自暴自弃地甩了甩手,放弃了这个想法,依旧别扭地下笔。黄少天将这一切尽收眼底,好笑地看着少年赌气似的小动作。


扣上笔盖,少年甩了甩脑后的马尾呼了一口气,转手将写满字的纸递给黄少天。


黄少天接过来,定睛一看就“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坐在对面的低马尾少年涨红了脸,拍了拍桌子,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却一个音节也没有发出来。


黄少天止住笑,他也发现了异样,少年从出现直到现在坐在这里,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黄少天斟酌了一下语句,试探着开口“嗯……你是不是……哑巴?哦,这样问可能有些冒昧了……我的意思是你不能说话?”


少年抬了抬下巴,示意黄少天去看那张纸。


黄少天展开手中的白纸,上面的字迹歪歪扭扭的,让人怀疑这是出自刚学习写字的小孩子之手。


认认真真地看了这段文字一遍又一遍,他大概了解了现在的状况。黄少天抬头看向眼前的少年,现在我们可以叫他张佳乐。


【制造者输入Z—026号代号为“张佳乐”】


可以说,他就是父母送给黄少天的礼物。


【制造者输入生产目的以及任务为“代替‘黄少天’的父母,在他们不在时照顾好‘黄少天’并陪伴着他,不要让他感到孤独。”】


面前这个孩子,是机器人。


而所谓的制造者就是黄少天的父母,科学院的教授。


因为如上原因被制造出来,张佳乐被植入当时刚刚脱离实验阶段,被正式认可的感情芯片。作为礼物,因为某些变故没有如期送到接收人手中,就在这里待机了好多年。


如果不是黄少天的心血来潮,也许他要在这里待上更长时间甚至永远。


【由于待机时间过长音源系统需要维护修理,现在正在自行修复启动,需要一定的时间,所以在这段时间内,我需要用纸笔来与你沟通交流。】


【理由同上,待机时间过长导致肢体动作僵硬,需要一定的运动与磨合来完善肢体动作。】


真是完善又格式化的解释啊。


黄山天感叹,又开口道,那么你就是我这迟到了十几年的礼物咯?


张佳乐点了点头。


黄少天耸了耸肩,可我现在不需要这份礼物呢。张佳乐的动作僵在了那里,定定地看着黄少天。


黄少天估计他已经开始在词汇中寻找骂人的语句了。


想到这他又笑了,挥了挥手说,我开玩笑的。有个人陪也没什么不好的。


评论(4)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