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th木鬼

全职厨盗笔厨,伞修、卢刘、黄乐(噫就是萌冷cp了不服憋着哼唧!)渣画技渣文笔,不嫌弃的话欢迎勾搭!勾搭!勾搭!

【策约】小疯子

今天注定是个大日子,因为百里玄策在今天知道他还有个哥哥。

他在孤儿院门口这条小街称雄称霸很长时间,他一直都是孤身一人。除了某个自称他师父但年纪确实没有比他大多少的少年偶尔会和他一起伸张正义之外,就没有人真正和他算得上亲密。

而今天阳光明媚,气温正好,是个欺负街角新来不懂规矩的恶霸们的好日子。然而就在他步伐轻快地踏进街道时,却被一个白头发的人拦住了。

来人身形高挑,眉目俊朗,肩上的披风随意搭着,举手投足都是居家和随性的气息,与身后鼻青脸肿的恶霸明显不是一个画风。百里玄策下意识皱了皱鼻子,眼一瞪,第一反映是:兰师父是不是记错了?新来的有两拨?

百里玄策撸起袖子打算给这个不速之客看看他引以为傲的肱二头肌,好让眼前的人知难而退。但是他显然家庭温馨小剧场看少了。因为这个白毛拽住他的撸袖子的手,甩了一张照片在他眼前,深情地问:这人是你么?

玄策懵了一会儿,悻悻地把下意识要踢出去的脚放了下去,转而认真地研究起照片,反正……就是眼前这个人温和的气场让每一个人都无法拒绝他的请求。

照片上两个少年脸上带点伤,逆着光笑得灿烂,玄策认得,左边是兰师父右边是他。

不过还是不想老老实实告诉他。

玄策抽空瞄一眼白发人的脸,轻而易举地从微笑里找出了焦急。看来这事对他很重要呢,那就更不能放过扳回一局的机会了,玄策恶劣地弯起嘴角。

玄策很记仇,前几年被几个人围堵后天天在那群人睡觉的街边放老鼠蟑螂等东西,一天一种不能重样,这当然不够报仇。真正令他消气的是,最后一天放到那里的蛇,直接把几个人送进了医院。

所以他摆摆手,说:不是。

男子明显急了,嘴角绷成一条线,定定地望他:是么……是么?我看他和你很像。

玄策惊讶:哦~你说这个呀,这个是我呀。完了又想了想,决定不把人逼急了。

我还以为你说的是左边这个穿衣没品发型洗剪吹的人呢。

但是明显的这次挑衅很失败,比他刚学会挑衅那会还失败——白毛直接愣在那里了。似乎是不太能消化掉他的一番话似的。

百里守约听到对面红发张扬少年承认的一瞬间,即使早就知道,还是不可避免的愣在了当场。他找寻弟弟这么多年了,从开始的捕风捉影,捏着头发当救命稻草到后来的冷静思考,与其说沉稳不如说心死,鬼知道他究竟走过怎样的心理旅程。

就像他也不知道玄策这些年究竟经历过什么事情,才会从那么软软萌萌的小正太长成这样阳光的少年。

是的,阳光少年。守约非但不觉得弟弟态度恶劣中二到傻兮兮,竟然还觉得弟弟一如既往的可爱软萌。这些年守约怕不是希望太大,打击太多,脑子玩脱了吧?

反正不管怎样,玄策还是相信了白毛的话,被这个便宜哥哥领去了医院做了血缘鉴定。无论是DNA还是什么复杂的该死的东西,一切都证明,眼前的白毛,不是,白发男子,是哥哥。

家人,多么遥远陌生的词汇不是么?

那天教训完找孤儿院麻烦的几个四肢发达后,在公园遇见了头上戴着大发发的姐姐,她手上端着相机,安静地仿佛融入周遭场景。然后温柔的笑笑,问:我能给你们拍一张照片么?我是个摄影师。

玄策抢着问:姐姐姐姐!你能不能请我们吃个冰淇淋作为答谢呢?这天可真是热的很呢!

姐姐笑着点点头。她的身后不知何时站了一位戴蓝色月亮发饰的姐姐,大发发的姐姐从蓝月亮的姐姐手里接过两个冰淇淋递给玄策和兰师父。

照片拍好了,玄策也不关心她要用来干嘛,生活更随心一点不是很好么?像大发发的姐姐那样,吃个冰淇淋都要被蓝月亮的姐姐管教真是太——无趣了。

反正在遇到百里守约之前,百里玄策都不认为自己会有心甘情愿被管教的那一天。

现实狠狠地给了他一巴掌并且笑吟吟地问:What are you talking about Xiao Sha Bi?

——————————————

月上中天,边塞沉重的号角声叫醒了本就浅眠的守约。从岗位上下来的木兰冲他奴奴嘴,示意他赶快收拾收拾接班。

刚刚他分明是沉入了梦境,现在却什么也回想不起来。只记得,是美梦。

美梦啊……那一定是,找到玄策了吧。

百里哥哥坐在长城冷硬的砖墙上擦拭自己的猎枪,胸前的木牌仿佛散发着暖意,为他抵御边塞秋夜的寒霜。

千里之外,红发少年正从巨石后探出脑袋张望。

重逢之时,不远了。

——————

题文不符,晚安随笔,观赏随意。

讲个故事:一句话露蝉。

再讲个故事:社会你策哥。

还有个笑话:玄策乖巧.jpg

谢谢看完的亲,晚安好梦。_(:з」∠)_

评论(2)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