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th木鬼

全职厨盗笔厨,伞修、卢刘、黄乐(噫就是萌冷cp了不服憋着哼唧!)渣画技渣文笔,不嫌弃的话欢迎勾搭!勾搭!勾搭!

我要回归表情包了【。】
正经画画都没有人给小心心【。】
大概是一个系列【。】
【突然哭叽叽ಥ_ಥ】

木杵:

迟来地转个终宣,请多指教!

燼灰_玄中的粮是不存在的:

玄中纪念向同人合志《虚像赋格》预售及终宣




——在世界上最黑暗的地方,也是离死亡最近的地方,存在着可以抵抗死亡的东西。




(终宣转发+推荐超过65,抽一个人送零食一份。)


基本信息

刊名:《虚像赋格》

原作:绫辻行人《暗黑馆事件》

cp:浦登玄儿×中也君

字数:9.5w

规格:A5道林

页数:180p

工艺:精装硬壳

赠品:明信片×1

价格:65RMB

预售时间:9.24晚20:00-10.24

预售地址:戳这里



staff

主催:燼灰

文:安珣 @安珣HydorKA 、店长桐清 @店长桐清 、燼灰、木杵 @木杵 、木鬼 @South木鬼 、晚期 @空巢土狗 

图:eleison @eleison 

校对:安珣、燼灰

排版:归若 @归若若若若 

封设:归若

宣图:eleison、安珣



目录

《The Music of Mimosa》

《中也君手记》

《无名熟客》

《花事》

《烟火》

《东京夏夜和菓子祭》

《换心》

《年复一年》

《La Lettera》

《冬日两则》

《梅菲斯特的救赎》




试阅


不只因为他很清楚,等他诉说的时候,或许就要失去,更因为那个字已被人亵渎了太多,他不愿再去亵渎。


他曾以为要找回内心的平静,不是自己的心就是现世必须变冷和寂灭,他也是这样做的。可在那被粉刷的惨白的病房中,他的心却活了过来,并且愈发地鼓噪。


纵使阳光下的万物都有腐朽的一天,他也绝无法允许让中也那样美好的存在衰老或死亡。


说着他又笑了起来,为这失而复得的一刻,为属于他们的未来,也为,属于死神的过去。


——安珣《The Music of Mimosa》




我还是和那些人没什么两样,不把自己的东西在身边拴牢就不安心,哪怕作为代价,自己也要被困在一处。


——木杵《无名熟客》




“正值青涩却已枯萎而去。”


寂静像河流在我们之间流淌,有时我们在河两岸,有时我们共同漂浮在水面上。


能去很远的地方,很勇敢,但就是让人放不下心的感觉。


——晚期《花事》




心和身体更想要哪一个呢?他想要心,但是得到之后却又贪婪地渴求剩下的东西了。


一边怀抱着偷来的幸福,一边却又背负着深重过那幸福几倍的不安与苦痛。不顾一切地狂爱着终将被夺走的爱人,这到底是幸福还是不幸呢?


于是他知道,最后的烟火开始了。 


——店长桐清《烟火》




想要尽量留下美好的记忆,就不要去想可能发生的事,只想着愉快的现在吧。


而一旦动起来的东西,世界也好,烟花也好,人也好,到死之前也都不会停下来了。


就让烟花凋落吧,让人们相遇然后分离,让世界绕着固定的轴自己转去吧。问题在于,在这个充满色彩的世界里,你还看得见黑白的我吗?


——木杵《东京夏夜和菓子祭》




每个人都是这样,不给自己一些希望就无法坚定自己的内心,坚定不了自己的内心,就开始怀疑信仰了。


等我不想去面对现实的种种时就遁入梦境,而当梦境的展现不如人愿时便叛逃进现实。两相对比,总有一个地方有我的容身之处。


等到终于提笔为自己的一生写下了终结的末页时,我才发现根本不用去特意地祭奠。因为我无时无刻不在祭奠,无时无刻不在假设。


——木鬼《年复一年》




距离令我痛苦,更令我清醒,而正是这样的痛苦和清醒让我意识到,我爱您。


——燼灰《La Lettera》




用一生追逐梦境和在静止中等待一个人,哪个更漫长些? 


他的恶魔来接他回地狱,而那里大概是他唯一的归宿。


太阳的核里正有人睡着,迎接审判,迎接死亡,和那之后的救赎。 


——木杵《梅菲斯特的救赎》




欢迎购买。



——It's so beautiful,please wait for me.






(以及一宣的零食已经抽出来了, @756563172 请私信地址……我发誓我真的没黑箱,是手动制作号码签闭着眼睛抽出来的(。)

重发一遍,为什么刚才没有水印?
自制表情包,
突然的脑洞。
更深露重,
晚安好梦。

【策约】小疯子

今天注定是个大日子,因为百里玄策在今天知道他还有个哥哥。

他在孤儿院门口这条小街称雄称霸很长时间,他一直都是孤身一人。除了某个自称他师父但年纪确实没有比他大多少的少年偶尔会和他一起伸张正义之外,就没有人真正和他算得上亲密。

而今天阳光明媚,气温正好,是个欺负街角新来不懂规矩的恶霸们的好日子。然而就在他步伐轻快地踏进街道时,却被一个白头发的人拦住了。

来人身形高挑,眉目俊朗,肩上的披风随意搭着,举手投足都是居家和随性的气息,与身后鼻青脸肿的恶霸明显不是一个画风。百里玄策下意识皱了皱鼻子,眼一瞪,第一反映是:兰师父是不是记错了?新来的有两拨?

百里玄策撸起袖子打算给这个不速之客看看他引以为傲的肱二头肌,好让眼前的人知难而退。但是他显然家庭温馨小剧场看少了。因为这个白毛拽住他的撸袖子的手,甩了一张照片在他眼前,深情地问:这人是你么?

玄策懵了一会儿,悻悻地把下意识要踢出去的脚放了下去,转而认真地研究起照片,反正……就是眼前这个人温和的气场让每一个人都无法拒绝他的请求。

照片上两个少年脸上带点伤,逆着光笑得灿烂,玄策认得,左边是兰师父右边是他。

不过还是不想老老实实告诉他。

玄策抽空瞄一眼白发人的脸,轻而易举地从微笑里找出了焦急。看来这事对他很重要呢,那就更不能放过扳回一局的机会了,玄策恶劣地弯起嘴角。

玄策很记仇,前几年被几个人围堵后天天在那群人睡觉的街边放老鼠蟑螂等东西,一天一种不能重样,这当然不够报仇。真正令他消气的是,最后一天放到那里的蛇,直接把几个人送进了医院。

所以他摆摆手,说:不是。

男子明显急了,嘴角绷成一条线,定定地望他:是么……是么?我看他和你很像。

玄策惊讶:哦~你说这个呀,这个是我呀。完了又想了想,决定不把人逼急了。

我还以为你说的是左边这个穿衣没品发型洗剪吹的人呢。

但是明显的这次挑衅很失败,比他刚学会挑衅那会还失败——白毛直接愣在那里了。似乎是不太能消化掉他的一番话似的。

百里守约听到对面红发张扬少年承认的一瞬间,即使早就知道,还是不可避免的愣在了当场。他找寻弟弟这么多年了,从开始的捕风捉影,捏着头发当救命稻草到后来的冷静思考,与其说沉稳不如说心死,鬼知道他究竟走过怎样的心理旅程。

就像他也不知道玄策这些年究竟经历过什么事情,才会从那么软软萌萌的小正太长成这样阳光的少年。

是的,阳光少年。守约非但不觉得弟弟态度恶劣中二到傻兮兮,竟然还觉得弟弟一如既往的可爱软萌。这些年守约怕不是希望太大,打击太多,脑子玩脱了吧?

反正不管怎样,玄策还是相信了白毛的话,被这个便宜哥哥领去了医院做了血缘鉴定。无论是DNA还是什么复杂的该死的东西,一切都证明,眼前的白毛,不是,白发男子,是哥哥。

家人,多么遥远陌生的词汇不是么?

那天教训完找孤儿院麻烦的几个四肢发达后,在公园遇见了头上戴着大发发的姐姐,她手上端着相机,安静地仿佛融入周遭场景。然后温柔的笑笑,问:我能给你们拍一张照片么?我是个摄影师。

玄策抢着问:姐姐姐姐!你能不能请我们吃个冰淇淋作为答谢呢?这天可真是热的很呢!

姐姐笑着点点头。她的身后不知何时站了一位戴蓝色月亮发饰的姐姐,大发发的姐姐从蓝月亮的姐姐手里接过两个冰淇淋递给玄策和兰师父。

照片拍好了,玄策也不关心她要用来干嘛,生活更随心一点不是很好么?像大发发的姐姐那样,吃个冰淇淋都要被蓝月亮的姐姐管教真是太——无趣了。

反正在遇到百里守约之前,百里玄策都不认为自己会有心甘情愿被管教的那一天。

现实狠狠地给了他一巴掌并且笑吟吟地问:What are you talking about Xiao Sha Bi?

——————————————

月上中天,边塞沉重的号角声叫醒了本就浅眠的守约。从岗位上下来的木兰冲他奴奴嘴,示意他赶快收拾收拾接班。

刚刚他分明是沉入了梦境,现在却什么也回想不起来。只记得,是美梦。

美梦啊……那一定是,找到玄策了吧。

百里哥哥坐在长城冷硬的砖墙上擦拭自己的猎枪,胸前的木牌仿佛散发着暖意,为他抵御边塞秋夜的寒霜。

千里之外,红发少年正从巨石后探出脑袋张望。

重逢之时,不远了。

——————

题文不符,晚安随笔,观赏随意。

讲个故事:一句话露蝉。

再讲个故事:社会你策哥。

还有个笑话:玄策乖巧.jpg

谢谢看完的亲,晚安好梦。_(:з」∠)_

【策约】小日常

▪关于技能小脑洞_(:з」∠)_
▪别纠结过程,不知道怎么打就瞎几把乱写_(:з」∠)_

事实上这是百里守约第一次见到弟弟在敌方队伍。之前见到百里玄策,要么是在己方,要么直接这一盘就没有弟弟。

所以他一时间有些不知该怎么办——家暴吧,对着弟弟下不去手;对上玄策就跑吧,对不起队友。这就很烦恼。

从泉水里出来时,守约特地瞟一眼地图,玄策正往中路上赶。

于是他就踏着步子跑去上路了。由于兵线清起来节凑比较轻松,崩掉几个小兵后白发的哥哥想了想还是一头钻进右侧的野区开始发育。

和队友打个招呼,再顺手几个静谧之眼,百里守约一眼就看到了蓝爸爸身后草丛里藏的一对红耳朵在随风晃荡。

然后百里哥哥立马做出了决定,将各种方案踢出脑袋,选择了——假装没看见吧。

毕竟作为玄策的哥哥,不能欺负弟弟。这只是作为哥哥和对手,唯一能给予弟弟的温柔。

————————
躲在草丛里的玄策什么也不知道,他选择了中路是因为他的师傅教过他:两点之间线段最短。

他第一眼就看见了对面的哥哥,于是他就迫不及待的想要冲到哥哥的身边,但是哥哥却选择了上路。

——哥哥是不想见到我么?

他沮丧的甩着镰刃收兵,眼睛却不自觉地往地图上瞄。终于,哥哥来了!

百里弟弟既不知道哥哥担心的,也不知道哥哥的技能,所以当他一个激动跳进草丛里时,百里弟弟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发现了。

——————————
团战时一群人搅在一起,玄策一眼就看到躲了他半天的哥哥,他眼睛亮了亮,直接冲出来就勾住了百里守约。

百里哥哥没躲过去,见到弟弟这架势以为终于要兄弟操戈了,就在半空中调整了姿势,打算借势反弟弟一枪。

谁知被勾走后,迎接他的不是冰冷的刀刃,而是弟弟大大的笑脸和大张的手臂。

——哥哥!抱抱!

他慌忙收起了手上端着的猎枪,在众人的惊呼中撞倒了弟弟。

——玄策!

*危险想法请勿模仿,大家实战碰到蹲草丛里的弟弟一定要弄死!弄不死就跑!
*危险想法请勿模仿,大家实战勾到哥哥一定要弄死!弄不死就别勾!
*讲个笑话,兄♂弟♂操♂戈。_(:з」∠)_

【玄中】年复一年(下)

他当然看不到我。

自己仿佛碎成碎片,而现在站在这里的仅仅是最完好无损的那一片。

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该怎样面对这个世界,又怎么可能去安慰他呢? 这也可能只是我的梦境,而我作为一个迷失在梦境里的人也没有足够的勇气去解救他。

反正碌碌无为地过着每一天,不管是梦境和现实都有我必须去逃避的东西。等我不想去面对现实的种种时就遁入梦境,而当梦境的展现不如人愿时便叛逃进现实。两相对比,总有一个地方有我的容身之处。

不管我去向哪里,或镜面的双生子;或时钟的忏悔室;或曲折的迷宫道,中转站总是这里,总有一个黑衣服的先生在等待。所以有时候会在舟车劳顿中产生一些错觉,比如他等的人是我。

然而我知道的是,这列车哪里都能去,独独到不了夕阳的剪影。

就像我知道,现实不可能有人会等待我一样。

我连自己都解救不了,又谈何做别人的救世主?

潜意识开始抵触时就到了我睁开双眼的时候了,浪潮拍打礁石发出雷霆般的轰鸣,连带着我脑海中紧绷的神经也开始颤抖。

我的妻还睡得很熟,但安然的脸庞却不是我所期待的那张。

黎明与黑夜的交接仿佛一场仪式,一场代价高昂却收获丰富的交易,让人不知不觉就交出灵魂,然后沉溺在自己的妄想中了却余生。

我无法控制自己点烟的手不去颤抖,我清晰的记得梦境中的微小细节,像是猫头鹰的手绘图案,像是速写本的姓名栏和那岁月久长的一页上黑色对襟毛衣的男人,和那人的脸庞。

是我所期待的那一张。

他手中的钢笔所写下的字是我所期待的那一行。

而我梦境中的一切却不全是我所期待的那一些。

因为我不是它的编造者,我只不过是它的迷失者之一。

火柴盒在手里躺着,我的妻在身边躺着,青馆在岛屿上躺着。

我在我的妄想中躺着,连自己即将迈进死亡的殿堂也不自知,就像在我记忆中躺着的那个人一样安详。

我想以我最安详的姿态去迎接他最爱的黑暗。

去迎接他。

车站开始崩塌,依着木椅的伞倒下了,车站里的人说笑依常,他看着列车进站口眺望依常,我在他身后观望依常。

青馆开始崩塌,我无动于衷地坐着,任凭眼前的一切毁于一旦。

叫醒我的是钟表的滴答声。

黎明与黑夜的交接仪式已经结束,然而我看不见一丝光亮——今天是阴天。梦里也是阴天。

我大概可以把它当做不负责任的预言,以车站的崩塌投射青馆的崩塌,以他的消亡投射我的消亡。再用自己的方式去祭奠一切,比如将我的诗集,我的画本,我的钢笔,我的心都扔进焚烧炉里。

用这些将他锁死在我的妄想里,梦里是他再等,现实是我在等。

像他一样,只是他可以眺望列车进站口,而我连一个眺望的方向都不知道。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等到我终于提笔为自己的一生写下了终结的末页时,我才发现根本不用去特意地祭奠,因为我无时无刻不在祭奠,无时无刻不在假设。

假设我从未遇见,假设我阻止他的离开,假设我不去在意一切。

然后再提醒自己:只是假设。

我的妻依旧熟睡,好像不会再醒来一样。

这样安静的她我最喜欢,因为完全不用面对她的质问去解释我的心不在焉,这样我就可以平复我颤抖的手去划亮一根火柴,看星星之火变成悬崖下的滔天巨浪。

我将要启程,前往那个车站,前往他的身旁。

也许这一次的列车里就有他要等的人。

即使我知道列车唯一到不了黄昏的剪影,但列车可以载我到达他的身旁,而他可以牵着我的手或是由我摘下他的礼帽,我们会回到那个他所热爱的黑暗中去。

年复一年,日复一日。

——The End.——

【尾声】

车站迎来了这一次的列车,列车还是看上去满当当的而车中的人依旧寥寥无几。

从车上下来的少年俨然是他最美好时光的模样。

他小心翼翼且期待地在站内寻找。

木椅旁依着的黑色雨伞,木椅上靠着的黑色手提包,木椅上躺着的熟悉速写本。

木椅上空无一人。

说不上什么不敢相信或是失望透顶。

雨依旧从破旧的顶棚上随风飘进来,只是中村突然感觉不到雨水落下的重量了。

他的身后,黑色对襟毛衣的男子将礼帽戴在他的头上,微勾的唇角如中村所愿的那样扬起了更大的弧度。

“你好,中也君。”

【这是中村青司的最后一个梦境。】

【玄中】年复一年(中)

列车进站了。

他也站起来了。

我看不到他的眼睛,所以我猜测那双瞳孔里会不会诞生希望,会不会最终失望。我觉得我可以放弃说服自己不要这么丧气地去揣测任何事物,因为这根本没有用。

列车箱看起来很拥挤,也仅仅是看起来。因为下车的人只有零星几个,而这又是终点站。

那个人也不走近找寻,只站在木椅前远远望着,看那零星几个人从车门内走出来。

列车门就在那个方向,他也许只动动眼珠就可以浏览完那些人,所以在我看来,他好像是在对着车门发呆,背影有些落寞。

是没有等到要等的人么?

他踉跄了一下,跌坐回木椅上,这个过程产生了刺耳的声音,但周围的人也就看了他一眼,习以为常地走开了。

我想安慰安慰他,这一趟车没有,也许下一趟车就有呢?

旋即我就意识到如果我这么说了,一定雪上加霜。

而我于他,只是个陌生人。于情于理,我没有适合的安慰他的身份。

过去的每一次列车进站后,他大约也是抱着这种想法,认为还有下次,认为下次一定就有。固执地尽乎偏执,去为自己填充希望,再用透过晶状体在视觉神经上的投影去打碎希望。

每个人都是这样,不给自己一些希望,就无法坚定自己的内心,坚定不了自己的内心,就开始怀疑信仰了。

也许连信仰也没有呢?

比如比起光明更热爱黑暗这种。

连带着我也这样消极了,这真是……

他肯定不知道自己让一个无关紧要的人钻进了牛角尖却仿佛钻进了保护壳。他又拿出了那本诗集,小心翼翼地放在手里。

像每次希望落空后一样,伴着列车驶离的汽笛声,在诗集让留下笔迹。

我知道他在干什么,用速写钢笔在内页标注页码的右侧画上叉。如今他翻开的已经接近末页了。偶尔他也会在旁边写一写字,但我看不清,不是太阳过于热烈就是雨丝太过浓密,总是遮住我的探究。

速写钢笔在他手里不听话似的,因为他总是习惯地用笔尖去写,所以写下几个字的一句话很艰难。

黑色的速写钢笔在他苍白的手里有些突兀,因为它衬得他更加病态。骨骼鲜明的手指虚握着笔,让我提心吊胆地生怕那钢笔掉下来,摔成碎片。

我总以为,在这个破败的车站里,时间肯定是过得十分的快。好像这样才对得起像我这样无所事事的人。

我手中从来没有什么令我感兴趣的东西,每天观察那个人就是我打发枯燥时间的手段。

但我发自内心的想要触碰那些笔,那本速写本,那本诗集,从这些他所掌握的东西延伸——触碰他的手,他的肩,他的唇,他的鼻。

直到盖住他的眼睛,终止他眺望的双眸,结束他将自己变成石像的疯狂举动。

而他也应当顺服地闭上眼睛,或是扯下我的双手,以冰冷的语气质问我的身份。

总而言之,我想要打断他的等待……

然后……然后?

告诉他一些什么,像是你不必再等了,那个人也许不会来了;你不必希望了,结局肯定哀伤;你不必每天都坐在这里等的,这个车站不是你记忆中的那个了。

可是他依旧能从我的手中看向远方。

【玄中】年复一年(上)

那人流连在站台上很久了,也不知道是从哪一天开始他就出现在那里了。

他几乎是每天都来,风雨无阻。

他戴一顶黑色礼帽,喜欢拎一个黑色手提包,包里装的东西不多:一个本子,线圈本,大约是速写本,一只速写钢笔和几只铅笔,有时手上还会拿一本中原的诗集。

就我所知的也只有这些了。

他坐在站台旁的木椅上,今天是个雨天。

他就在雨天阴沉的天色下向列车进站的方向眺望,修长的手上还是那本诗集。

这是一双白的不正常的手,但不可否认的是很赏心悦目。那本诗集被细心的用纸包住了封皮,之所以说细心,是因为在四角上都用薄铁包住了。然而也许是经常翻阅的缘故,书的内页边角都有些发皱或损毁,封面上手绘的精致猫头鹰图案被带出一缕墨迹,甚至被磨损的淡去。

站台上的顶棚形同虚设,雨丝随风飘进站台,落在那人的头发上。

他也带了伞,只是不撑开,合着依在木椅旁。可以说,在寥寥无几的候车人中,他努力想要引人注目却被灰暗的天色遮掩住了。

而我开始好奇,想要打听一下他的故事,又被告知无人知晓。

我也只能在他身边游荡,期待能从他的一举一动或是无意识的低喃中汲取一些片段,好让我窥见他的冰山一角。

但我也终究不好意思每一天都在他的视线中出境几回,这样对一个陌生人不是很不礼貌么?

他依旧是一瞬不移地眺望列车进站的方向,视线在阴雨绵绵中迷失又清明。

尽管我好奇的心肺都在发痒,也不得不滞懈了探究的目光。

——因为他开始在车站里找寻了。

先前一直不敢绕到那个人面前一探究竟,现下他将目光涣散在车站里面,我很轻易地就看清了他细碎的头发,手上搭着一件黑色薄背心,扣子反射的光诡异的有些神秘。

他确实是将目光涣散在车站里,像是在发呆,失了焦距的瞳孔使他看上去呆呆的,唇角微挑,看上去似乎很喜欢笑,我想,他笑起来一定很好看。

风停了一会,他手中的速写本终于停止了漫无目的的翻动,停在了岁月悠长的那一页上。

景物很熟悉,我在不远的地方眯起眼睛仔细分辨着。

那好像是这个车站?

我隐约看到同样破旧的顶棚,同样遥远的进站口,同样黑色衣衫的一个人。

然后在自己模糊的记忆中似乎找到了同样的场景。

还是没有去追究那是什么,因为那个人好像看到我了,只是他的目光在我身上停留了一下就移走了,再多的动作就是微不可见的点了点头,至于那微挑的唇角有没有更大弧度的上扬我却不知道了,有人在叫我了。

随口应了一声,就匆忙走开了。

离开时回头看了一眼,他依旧坐在木椅上,眺望着列车进站口,手指不自觉地摩挲着速写本侧封的纹路。

风又起了,但他已经把速写本合上了,雨丝依旧是从破损的顶棚中飘进来,车站的人多了一些,撑着伞站在站台上,或低头悄声说话,或摆弄手机,再或者昏昏欲睡。

没有一个人像他那样希冀地眺望列车进站口,也没有一个人像他那样落寞着,更没有一个人像他那样努力想引人注目却被灰暗的天色遮掩住。

他很失望,我这么感觉到。也不知道为什么而失望。

第二天我再到这里时,他依旧是坐在那木椅上,很难得的手上没有拿那本诗集或是速写本,他只是摩挲着手指,看起来有些冷的样子。

今天还是在下雨,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停。

昨天的水洼积到今天被继续注入这无根之水,他也眺望着从昨天到今天被继续提醒着失望。

也许今天他依旧等不到,也许这样一天又一天过去他永远什么都等不到。

我无端的冒出这样的想法又甩了甩脑袋希望能摆脱这种失礼的念头。

今天车站的人还是那样地少,两个小姑娘嬉笑着从我面前走过,期间看了我一眼就又嬉笑着离开了,她们柔顺的短发令我怔愣了一下。

好像见过,在……啊……是不是那本素描本里呢?

好像也是两个短发的女孩,银杏叶的和服,脸上的笑容令她们的活泼娇俏惟妙惟肖。

黑礼帽的先生听到笑声微微侧了侧头,是认识的人么?我这样想着,目送两个女孩子谈笑着走出车站。

我还是站在这个地方,但是今天也依旧无聊,几乎没有人来找我,我站在这就像个摆设一样,也许还没有什么观赏价值。

那个人抬头,侧耳倾听隐藏在雨声沥沥中非常模糊的汽笛声。

这是这一次的列车,车上有他要等的人么?

【黄乐】荣耀娱乐报

*本报创办仅供娱乐♡

*刊数不定

*刊期不定 【也许刊期是一生一期吧

*报导内容不定,采访人物不定

【震惊】荣耀联盟竟藏有……

       大家今天刷微博了么?小编可是有每天定时定点刷微博的习惯,我不是在给微博做广告嘿,只是今天小编定时定点刷微博,竟在当今最热游戏没有之一的荣耀标签下,看到了如此可怕的一幕,没图没真相,下面上图!
      小编定点上午八时,下午六时刷微博,结果你们看我刷出了什么?
      这张是早上八点的↓

图片:
V.荣耀—弹药专家—张佳乐:

接过你的心并揣进兜里哈哈哈,我也爱你谢谢支持♡
时间有点急,我就简单回吧?
叶不羞啊——私下大概就日常撕逼,你看他嘴恶的丑脸(满地滚.jpg)
老韩?我们队长那绝对英明神武,身强体壮,坏人看了只想交钱包!!!
噫,我挺想看看半夜十二点钟的张副的!
烦烦啊烦烦啊……嗯……大概……战场上的对手现场下的好友?非常好的那种吧……

/#乐乐我♡你:乐乐乐乐给你笔芯!你和老叶,烦烦,老韩和新杰私下都是怎么相处的???还有还有好多问题想问!为什么只能问一个问题啊嘤嘤嘤qnq。

/#荣耀职业选手问答福利#:联盟周年庆,感谢大家又一年的支持,感谢你们的不离不弃,今天官方留给你们发福利,想问什么就大声问出来(dog.jpg)

        怎么样?看了这张图片,你是不是觉得没有什么的?当时我也是这么想的。

        太天真了!
     
        下午六点时我抱着手机,四十五度仰望天空,忧伤成一只单身狗_(:з」∠)_

        这张是下午六时的图↓

图片:
V.荣耀—剑客—黄少天:

哈哈哈我回答完才来看乐乐你们这里的问题哈哈哈真是太尴尬了!乐乐你摸着良心说你中间两个是真心话么哈哈哈!
啊既然看到了那就顺便也回答一下这个问题吧!(・ω・)ノ♡
我和乐乐,是战场上的对手,
战场下的
炮友。

真的,不信给你们看张图?
犹豫好久才想公开的你们什么意见?(微笑.jpg)
#图片#
#少天牵着乐乐手,拿着一支玫瑰花#

#/接过你的心并揣进兜里哈哈哈,我也爱你谢谢支持♡
时间有点急,我就简单回吧?
叶不羞啊——私下大概就日常撕逼,你看他嘴恶的丑脸(满地滚.jpg)
老韩?我们队长那绝对英明神武,身强体壮,坏人看了只想交钱包!!!
噫,我挺想看看半夜十二点钟的张副的!
烦烦啊烦烦啊……嗯……大概……战场上的对手现场下的好友?非常好的那种吧……

/#乐乐我♡你:乐乐乐乐给你笔芯!你和老叶,烦烦,老韩和新杰私下都是怎么相处的???还有还有好多问题想问!为什么只能问一个问题啊嘤嘤嘤qnq。

/#荣耀职业选手问答福利#:联盟周年庆,感谢大家又一年的支持,感谢你们的不离不弃,今天官方留给你们发福利,想问什么就大声问出来(dog.jpg)

        相信大家一定和我一样,震惊并吃着狗粮。

        对没错我就是故意写给你们这些单身狗看的(微笑.jpg)

暗黑馆最后真的画面感超级强!
暗搓搓糊了张有很多明暗bug的图x
_(:_」∠)_